麻里梨夏史上

麻里梨夏史上

寒热重而愈迟者,邪本多也。 问曰:两耳前后红肿痛甚,口苦者,何故?

 身虽大热,无头疼、身痛之外感可据,元阳外越之候的矣。 夫产后之人,血暴下注,每多血虚,即有瘀滞、腹痛、乳肿、血晕之症,只宜温中、活血、行气之品,不可大施破血、破滞之味,昧者专以破瘀滞为主,不知气得温而瘀滞自行,血得活而瘀滞自散。

法宜回阳,交通上下为主。 此刻只宜收纳元阳,犹虑不及,尚服见肿消肿之药,更加乳肿,肛门逼胀欲死,其下脱之机已经暴露。

仍以补阴渗湿为丸,缓治。又少阴篇之自利,心下痛,厥阴篇之厥深热亦深诸下证,与伏邪化热伤阴之意同。

然有挑草子法,乃以针刺头额及上下唇,仍以楮叶擦舌,皆令出血,徐以草药解其内热,应手而愈,安得谓之久而死耶。雨人为言其锦乡丹徒有蒋君宝素其人者,幼以贫而失学,比长乃究心经籍,锐志学医。

肺气壅则大肠之气壅,而血亦与之俱壅,故痢症作。 以白术为君,大补中宫之土;干姜辛热,能暖中宫之气;半、茯淡燥,有行痰逐水之能,西砂辛温,有纳气归肾之妙。

Leave a Reply